建站频道
    当前位置: 中国美术家网 >> 艺术评论 >> 会员评论 >> 综合评论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收藏一份孤独与清醒——杨晓阳艺术的玉石情结

        作者:佟玉洁2011-04-03 21:07:20 来源:《画刊》2007年第05期 
            自称有“顽石之心、老玉之志……”的艺术家同时也是文物收藏家的晓阳认为,能让自己立足于艺术的本土化,坚持中国的学术操守,得益于他的文物收藏。因为,无论是在办公室还是在家中,无所不在的中国文物的文化气息,让他天天时时有文物的滋养浸泡,养目养心,怡情怡性,收获颇丰的是将文物中雕琢的物趣转化为笔墨的天趣。如古人所说:有误笔成趣,法变意外者。晓阳认为,文物是一个古老的智者,不仅蕴含着华夏文明的风韵与风采,迷漫着智性与智识的温情,而且作为活者的历史文化资源,具有超越时空俯仰宇宙的非凡气概,是杜甫诗中“乾坤万里眼”的时间之眼,文化之眼,注视着华夏历史的现在与未来。因此文物作为文化的表意符号,凸显精神。精神还须精神觅,立精神还须写精神,写文物便是写精神,在写的当中也是认识文化,体味文化的过程。于是在他的画中,不论是品茗者的神游,还是观艺者的凝神,听琴者的静穆,寥寥数笔,迹简意淡,逸气草草,疏野旷达,却道出了一种孤独,即一种毫端在手惟写玉、石情怀的孤独。

          古代文人画依仁游艺进而游心,其结果是墨戏。晓阳戏言道:“我画的人物为石刻的艺术……”正如皎然在《诗式》中所说:“以错用意而为独善。”而这个错用意正是晓阳的墨戏精神所在:舍形而悦影,舍质而趋灵。晓阳认为,古人不论就窗摹竹影,还是就灯摹人影,是画境的灵的空间,是精神的凸凹之形。然而须经百种滋味才能获得一种风流。他说自己从艺经历了四种境界,即:执着——从容——故纵——忘形。还是做学生的晓阳非常的执着。千里走单骑,四个月的时间,只身一人完成了从西安到新疆的远征与写生。奠定了他个性鲜明、随意率真的速写风格,成为日后他创作大型壁画《丝绸之路》的造型语言,让他进入了从容的艺术生涯。晓阳的从容还在于出版了以《告别过去》为书名的画册,开始进入了新的艺术生涯。以他的作品《雪域》为例,画中的藏民无论是匍匐在地,还是合掌祈祷,当以山石写之,然而此山石是泉是云也是烟,高远平远深远的境界尽在咫尺之间。将藏民的宗教情感演绎得跌宕起伏。《雪域》中的没骨大写意标志性的转变,让晓阳进入了故纵的艺术境界。近期的《品茗者》等作品,让他进入忘形的最高境界,即刻意于意而遗其形。伴随着忘形的境界,晓阳说自己用墨有四境:淡墨明丽,中墨苍茫,重墨深厚,焦墨沉绝。并将其融入到了作品《品茗者》中。于是,《品茗者》的人物为中墨、重墨勾勒,焦墨皴擦,淡墨渲染。最终呈现出的是苍中藏秀,渴中求湿,淡中有浓,清逸典雅,营造了干裂秋风润含春泽的意境。品茗者皆为跽坐,双手抚膝,神情内敛,或仰或俯,形简意拙,淋漓通透,似烟霞,也似丘壑。然而烟霞与丘壑之体貌与神韵,皆取像于陕西自汉唐以来形态各异的石刻蹲狮。晓阳与蹲狮之间,神与形会,心与意合。作画时,或是淡墨入笔的清逸,或是忘形入神的拙意,墨藏机锋,墨趣横生。然而蹲狮多为青石,风剥雨蚀之后多有黑色的矿物质渗出,形迹椭圆,或大或小,作了沧桑的肌理,皆化为笔下空灵的墨戏。是庄子所说:刻雕众形而不为巧,此所游已。

          说到蹲狮,从大度饱满的唐代乾陵的蹲狮,到神气机警的明清镇宅辟邪的蹲狮,栓顽皮稚拙的马桩的蹲狮,最让晓阳感动的是陕北拴娃石的蹲狮。当美院收藏的拴马桩正在卸车时,晓阳脚下触及到被人抛弃的,仅有手掌大小的拴娃石狮,似虎似马也似人,且雕刻拙朴,富有装饰意味,十分耐看,有一种人性的温暖。于是晓阳捡了回来,从此收藏便一发不可收拾。现在摆在办公室的窗台上,一排排拴娃石狮足有一个团的概念。如今晓阳收藏文物逾万件,不仅有功能、形态各异的石狮,还有陶器、玉器……
             
          晓阳以好玉藏玉而闻名。他说自己喜欢的玉,不是已经世俗化了的明清的玉,而是汉唐代以前神秘拙朴的古玉。他尤好玉璧,收藏多战国的玉璧。战国以前的玉经历了商周时期由神玉向礼玉的过渡,形成了“苍璧礼天”、“君子于玉比德”的中国玉文化的内涵。如今他收藏的玉在特制的条屏里栖息,成为他对玉文化的一种追忆。不仅如此,他着迷于玉璧的神秘纹路。如他收藏的谷纹双凤璧,作为古代祈求天下太平与丰盛的祥瑞纹饰,其艺术手法的多样性令人惊叹。谷纹双凤璧,是璧中有璧的连锁环套结构,外璧侧面两边分别镂雕一只凤鸟,其中凤头凤尾紧贴圆壁,伸颈突胸,凤爪与凤尾勾连,凤目凤尾单线阴刻,与璧心凸起的动感极强的谷纹交相辉映,并影响到了他的壁画创作。如他的作品《丝绸之路》、《生命之歌》,多次出现了团状的造型语言,团状之物里有佛教造像的禅坐,也有讴歌生命的纵舞。其线条的舒朗流畅,与钙化的玉石粗砺而斑驳的纹理巧妙地糅和在一起,颇有古玉璧神秘的气息。与此同时,他还着迷于玉璧的色泽。尤其是玉入土后出现的褐色的铁锈沁,或绿色的铜锈沁,或黑色的水银沁,或红色的朱砂沁……所形成的斑烂色彩,让他痴迷,并很快转换成为他的一种水墨的艺术语言。如他的大型壁画《丝绸之路》、《生命之歌》犹如一块品相尚好的鸡骨玉,上面红、黑、绿等色的极尽铺陈,一片片、一簇簇,如云似雾,迷离扑朔,恰似金属元素的沁色的自然化机,瑰丽而奇幻,令人惊叹不已。他笔下无论是古《丝绸之路》的文明故事,还是《生命之歌》的咏叹调,都若隐若现地蕴含着梦幻般的玉文化。晓阳爱玉、藏玉、怀玉、写玉,翰林一片温润。

          《说文》曰:玉,石之美有五德者。五德为:仁、义、智、勇、洁。届此,玉的功能从石器、神器、礼器过度到美器与德器,完成了天人合一的文化理念。晓阳游走于自然精英与人类精英合而为一的玉文化中,期望获得玉的自然灵性与人的高尚情操,让自己的作品道出一种中国艺术的风流。晓阳极力推崇玉文化,如他所说:陶文化或者青铜文化,西方有东方也有,唯有软玉文化只是东方的。他用自己的艺术语言诉说着自己与自己的距离,诉说自己与他人的距离,诉说着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的距离,实际上也在是坚守一种文化的孤独。这种文化的孤独同时也是一种文化的清醒。晓阳割不断的东方文脉,写不尽的中国玉石情结,使他始终把保持怀玉者的自然纯朴、高尚深远的人格精神看得高于一切。他在给自己的朋友一幅题字中写到:怀玉卧游。呈现出了一个中国水墨画家的人格的胸襟气象。

          一日与晓阳闲聊得知,他日后将约六七个画家常驻终南山。他为何情迷于终南山,也许自有玄机。终南山作为中国古代玉、石文化的发源地之一,文化底蕴的深厚历史上早有记载。传说人类始祖女娲出身在终南山一隅的蓝田县,女娲炼五彩石补天的故事就发生在此处。西汉时宫廷采玉、治玉也在此处。汉代又是儒家礼玉文化的发展的高峰期。据记载,唐玄宗梦见了老子,十分兴奋,并令人在老子讲学的终南山太白一带,取白石制老子雕塑一尊。至今在西安碑林博物馆置放的一尊汉白玉的老子雕像,便是唐代的制品。终南山承载了众多的中国玉、石文化的风采,晓阳说能与它结缘乃是一大幸事。古代艺术大家王维、范宽等人曾隐居在终南山。晓阳说自己就是终南山的长安人。

         


      More.. 名人堂
        More.. 艺术展览
        •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meishujia.cn,All right
        • 业务部: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
        • 邮编:100069
        • 电话:1336683886913261878869
        • 技术部: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
        • 邮编:100052
        • 电话:18611689969
        • 热线:服务QQ:529512899电子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  Processed in 0.059(s)   11 queries

        memory 6.114(mb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