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站频道
    当前位置: 中国美术家网 >> 艺术评论 >> 会员评论 >> 国画 国画家 孔维克 山东 综合评论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孔氏家族的衍圣公

        作者:孔德森2017-10-23 17:04:46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        孔氏家族的衍圣公

        孔子与弟子七 十二贤图(2002.255x540cm)

        中华之民族文化灿烂辉煌、源远流长,论其鼻祖,当首推孔子。从汉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迄今两千余年来,在人们的意识领域里,占据着绝对的统治地位,称颂之为“大成至圣先师”、“德侔天地、道贯古今”、“凡有虫气者、莫不尊亲”等。种种美誉,不一而足。而历代统治者取得政权之后,皆以“尊孔”为要务,主要表现在优待其后裔——封建王朝对孔子的嫡支嫡孙、加封赐爵为世袭衍圣公。所谓世袭者,即上一代衍圣公逝世,由其嫡长子承袭爵位。我国历史上改朝换代频仍,而衍圣公之尊荣却历代依旧。在国人心目中,对孔子的景仰,汇集于衍圣公一身为众望所归,而由来已久的正统观念,亦附加在衍圣公身上。举凡衍圣公所拥戴之政权,亦即视为正统,所以北宋之末,为逃避金兵之乱,王室南迁,首先带走当时的衍圣公。孔子四十八代孙孔端友,按封建时代的说法叫作“随驾从难”即随皇上之驾,从赴朝廷之难,表示竭诚效顺之意,可是偏安江南的南宋小朝廷一去不返,而孔端友也就流落在江南了。四传至孔洙仍保有衍圣公称号,其后及子孙繁衍在现今的衢州一带,形成孔氏族人的南宗。

        宋、辽、金、元时代,战乱互扰,不论谁为王为帝,一旦驾稳均先赐封衍圣公,以示其为正统政权。孔端友随康王南渡(公元1127 年)后,中原地区沦陷于金朝,金熙宗于公元1139年封留在曲阜的孔端友之弟孔端操之子孔王番为衍圣公;其后元朝兴起另封孔子五十一代孙孔元用为衍圣公。形成宋、金、元同时各封一位衍圣公,孔氏子孙于南北两地,分别在三个敌对的朝廷供职尴尬局面。及至元朝先后消灭了金和宋两个政权,统一了中国,这时候当然只能保留一个衍圣公了。元世祖忽必烈要封南宋的孔洙为衍圣公,孔洙则以留住在曲阜的孔氏子孙守护先茔有功于祖,禅让爵位给曲阜的孔子后裔,此举深得元世祖忽必烈之嘉许,称赞孔洙“宁违荣而不违亲、真圣裔也”,便改封他为国子监祭酒,免去衍圣公封号。此后衍圣公由北宗承袭罔替。

        末代衍圣公是孔子七十七代孙孔德成先生,可是封号不同了,民国二十四年(公元1935年)国民政府任命孔德成为特任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,按照当时国民政府任命官吏的制度,特任官相当于国民政府部长级以上的官位,也相当于封建朝代的公候爵位。

        1937年日寇侵华前夕,山东省长韩复榘秉承蒋介石的旨意派孙桐萱军长接走孔德成。当时先到菏泽,以后辗转流徙,直至1947年之春,即日寇投降之后的第三年,他才得以第一次返回曲阜故宅探家,也是迄今为止的最后一次探家,稍事停留即匆匆离去,随国民党政府流亡台湾。

        所谓接走,正确地说,应该是劫走。当时孔德成正在青年时期,过惯了圣公府养尊处优的生活,尤其当外寇入侵之际,兵荒马乱、颠沛流离、惴惴不安,是不愿离开孔府的,因慑于军队的协迫,只好匆忙随之而去。

        1947年的一次探家,也应该说是搬家。由于1937年的协迫出走,非常仓促,未来得及携带家私。此次搬家,由兖州车站发车,据笔者亲眼目睹装了四个车皮,其中不少需用四个人抬动的大木箱。当然我们是停在远处围观,不可能十分清楚,但可想象,一定有些名贵文物。在此声明,当时孔德成先生是孔府的唯一合法主管人,有权支配这些财产,不存在其它说法,笔者仅是叙事而已。

        孔氏家族作为圣裔,历代朝廷对于他们的待遇优渥,以他们为遵循孔子遗教的表率。衍圣公是孔裔的嫡嗣,在政治上的地位是世袭公爵,在家族中的地位是全国孔氏族人的大宗主。他在孔氏族人中居于统治地位,对族人具有支配权力,而族人亦依附于衍圣公之威望,接受其对全族事务的管理,如对孔林孔庙之守护及奉祀、孔子的各种祭典活动等,均由衍圣公总承其责。

        建国以来,曲阜三孔(孔林、孔庙、孔府)形成旅游胜地,每天前来旅游观光的中外人士络绎不绝,当地政府专门设置管委会,负责守护管理之责、藉门票收入,足可维护经费开支。作为孔氏族人的大宗主孔德成先生似乎不必为祖宗陵庙费心了,但是奉祀先圣孔子的祭典活动,可就谈不上了。

        半个世纪之前,孔氏家族之大宗主衍圣公孔德成先生,随当时的大总统蒋介石之驾,从国民党政府之难,流亡海外,犹若宋朝南迁时代的衍圣公孔端友的缩影。所不同的是南宋朝廷一去不返,而今台湾海峡两岸之统一在望,孔德成先生将不至常作寓公了吧?

        我所惋惜的是自海峡两岸实行三通以来近20年了,众多海外游子纷纷回乡,寻根探祖,扫墓祭陵,故旧聚首,一派融和气象,独不见孔德成先生来瞻望祖居,国人和族人都寄予厚望,以对先圣孔子之思慕,寄托于嫡嗣孔德成先生之身,族人有不少去信去电问候者,亦况无回音,族人何负于先生?而先生亦何痛绝族人耶?岂先去离自位置而对族人不屑一顾耶?

        先生之于族人与国人有何功何德?而族人与国人对先生之殷切怀念,无非对先圣孔子思慕之寄托而已,先生胡不自量耶?值此海峡两岸之国人和平统一大潮来临之前,先生能以实际行动,做出促进之表率、勉尽绵薄,亦无愧于炎黄之孙也,凡此姑且不论,而“生我育我”之曲阜家乡水,宁忘却耶?先生之尊荣端赖祖宗之余荫,而祖宗之陵寝宁不思念耶?

        时代递进,物转星移。转眼将要跨进廿一世纪,又时值先祖孔子诞辰2550年大祭,余常思绪万千、不能自己:中华民族欲自立自强于世界,必先要自身齐心协力、完成民族的统一大业,方能光大我华夏文化、振兴民族魂魄,免遭列强欺凌之恨。遂草此短文,亦遥寄德成先生。

        孔德森

        1999.9.9


      More.. 名人堂
        More.. 艺术展览
        •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meishujia.cn,All right
        • 业务部: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
        • 邮编:100069
        • 电话:1336683886913261878869
        • 技术部: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
        • 邮编:100052
        • 电话:18611689969
        • 热线:服务QQ:529512899电子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  Processed in 0.191(s)   11 queries

        memory 4.449(mb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