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站频道
    当前位置: 中国美术家网 >> 艺术评论 >> 评论库 >> 综合评论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徐戎批判

        作者:张海龙2016-12-24 15:38:19 来源:中国美术家网

          (1/13)徐戎

          (2/13)过桥不往城中去 正是农家酒熟时

          (3/13)荷

          (4/13)人生无似清闲好,得到清闲岂偶然

          (5/13)日出春来

          (6/13)山居图

          (7/13)西湖·雨中的园

          (8/13)无字

          (9/13)我自幽芳

          (10/13)狮子吼

          (11/13)写在油纸伞上的《雨巷》

          (12/13)祥云万里

          (13/13)氤氲的江南

          中国美术家网--让艺术体现价值

        众鸟高飞尽,孤云独去闲。

        相看两不厌,惟有敬亭山。

        和一座山对坐凝望,这是诗人李白的孤独。今天这种境界再也难寻,只因众生忙碌,凡事来不及细想,见到好风景就赶紧拍照片发微信,低头看裆比抬头看山的时间多多了。所以,我理解书画家徐戎10余年前自号“静隐庐主”的动机初衷是“可望而不可及”,是因为“静隐”在这个时代太过奢华难求,而对艺术家来说也属非常残酷的清规自律。我们见识了许多种“过于喧嚣的孤独”,知道许多人不过是“无角者奋迅其耳聊为自雄其势”,天下人等熙熙攘攘,不过皆为名利来往。这种情势之下,竟敢“静隐”,那不啻一种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的孤绝勇气。

        与对当代观念问题发言权的“入世”态度不同,徐戎的书写空间是“出世”的,“出世”之人面对的不是他者而是自己,徐之书写因而有着明显的独善其身气质,似乎透露着些许的抑郁和孤独。

        只是,真正的“静隐”是否能做到?徐戎,孤独地站在一片荒漠,到底能坚持多久?20年后的今天,我们再来看他,结果令人欣喜。徐戎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带着他十年磨一剑的成果——这些年来闭门写写画画的作品、平静而自信地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。

        这种事情说得再多都没用,做艺术者全凭其作品说话,心里究竟怎么想,手中就会怎么体现。所谓书画者,除笔法、字法、墨法、章法外,更要讲求心法。如弘一法师者,其晚年书法火气尽消,对如何把字写得“好看”早已无所用心,其实才是真正的“臻于化境”。古往今来,成大师者,到最后比拼的一定是心力而非智力,一定是“原道”而非“求术”。这样一个过程,其实就是让“自身”静下来,让“自我”隐下去,最终呈现“心境”。

        在我看来, 徐戎为我们创造了当下的书画新空间:通透、轻盈、空灵、静谧;有云烟供养,散发着水墨芳香,飘渺、沉潜、清净;无声无息、若即若离、似幻似真。经意与不经意之间的笔触被徐戎发挥到了极致,空间保留超现实隐逸气息,是实体空间与虚拟场域的浑融,是时间与空间的交错。

        这就是最后比拼的只能靠的是心力,而非技巧非智力。

        徐戎有意还是无意自闭自己,他止语、静坐、诵经、煎茶,所安身立命的天地是他内心深处的真实,个中的趣味与格调,既非暂时抽身的忙里偷闲,也非孤芳自赏的自我陶醉,而是全身心地跳脱与离开,叙事表达的禅味与冥想的诗意便也因此而更加耐人寻味。

        虽既如此,但在这个“稍纵即逝的年代”,我还是宁愿对徐戎再断喝一声:且慢。

        如飞鸟如流云,该走的终归要走;如山峙如渊停,要来的必定要来。人们都争先恐后地奔向室外,你只管囚徒般坐下来便是。独持己见,一意孤行,画地为牢,十年面壁,世界终将自己走过来。手持寸管,胸藏万壑,徐戎有这个能力,而且一直践行着,需要的只是将椅子坐穿而已。

        徐戎之闲云野鹤般的隐逸甚至自闭的生存方式,让其不只避免了尘世的烦嚣,更让他获得了独立艺术思考的时间与空间,不被打搅、不受干扰,自在而淡定地活在他为自己营构的天地之中,这实在是对书写精神的一种绝妙的时代诠释。

        正像著名画家钱小纯所评:“观他现时书画的变化,他是在向高度猛进,他所思的是得益于传统而如何突破传统,更多思的是独立门户,好大的高度与难度”。他彷徨自我风格的建构与艺术认同,他还迷离在一种对未来茫然的不知所措中,徐戎虽然置身其间,但却永远在潮流之外,他俨然是个孤独的行者,独自在水墨艺术的道路上孤寂地探索,艰难地追寻。

        佛经有云:欲为诸佛龙象,先做众生牛马。

        且慢,且忍耐。

        (张海龙:诗人、作家、影像批评家、独立策展人。曾任2010上海世博会中国民企馆馆长助理兼新闻官。“抵达之谜”系列艺术展总发起人。)

        且 听 它 的 寂 静

        —— “空山静隐”艺术雅集展序言

        徐 戎

        世界在转,我也在转。有一天,我停止了,它还在转。

        世界漠然地看着我,我也在看着世界。某一天,我不看世界了,世界仍然在看着我。

        我书写下了“心即是佛”,有个法师说,这是个错句。而另一位法师则说,这是对句。

        我问师父,寂静是无声吗?“无声不一定是寂静”,“由耽著受,起倒想故,生死轮回”,师父一转身,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,留下了一个寂静的问号,却给了个“寂静”的回答。

        世界本虚幻,虚幻即真实。有谁探得时间尽头之真切?

        其实,所有众生,有情或无情的,都逃离不了时间的网中,只是都在聆听寂灭的清响,孤独圆满而无上清凉。只有当我们准备好了清净之心,才能抵达清净之境。只有我们有闲心,才能有闲事闲时,而无论行走还是止栖。

        忽忆钱塘道彻大师,乾隆间将示寂,谓其众曰:娑婆之苦,不可说,不可说;极乐之乐,不可说,不可说。倘蒙记忆,但念阿弥陀佛,不久当相见。错过此生,轮转长夜,痛哉痛哉!此语出自《径中径又径》,连书名都如此有禅意。随后,大师径达永恒的寂灭之乐。向死而生,才是永远的寂静。故世人称之为示寂、圆寂。

        凌晨4点,自梦中醒来,似有某种力量的牵引,写下了以上零乱、语无伦次的文字。窗外,始有欢唱的小鸟,原来,世界仍在转,而我也并没有停止。

        世界是寂静的,即是嘈杂的。我们众生,且听,它的寂静,如可,得些欢喜。

        附:徐戎简介:

        徐戎,原姓夏,号静隐庐主,著名艺术家、书画鉴藏家,撰稿人。出生于千岛湖汾口仙居的一个古亭子里,在中洲徐家靠祖母养大直到12岁。

        20岁时,皈依与1200年前的马祖道一相提并论的一代高僧 ——“不倒单”大师桂仑禅师;后又皈依于著名高僧敏公上师。曾任著名学者、政论家何新秘书和学术助手,编辑出版《孤独与挑战》并撰写前言。著有《云起时》、《静隐臻观》画册等6种。

        其个人才华涉及书画、设计、写作和旅行、禅修。平素隐居山林,喜静坐。书画师从启功、陆抑非等。其书画作品极富禅意,格高骨清,意境高远,真气弥布,风格独现。所作山水,虚静空灵,自成天真,格调高古。

        自1996年始,陈传席教授曾数次为徐戎撰写评论文章发表,评价曰:“徐戎书画以意笔出之,意高而有法,渐入‘清空’一境,空灵神韵,颇具‘入禅出世’之感。贵在难得”。

        1998年5月,《徐戎个人书法展》在千岛湖举行,捐助希望工程3万元。荣毅仁、周克玉、邵华泽、启功、梁平波、斯大孝、杨彬、孔祥有、毛昭晰、潘公凯、王伯敏、陈传席、吴山明、朱关田、郭仲选、姜东舒等出席或题词祝贺。时任中国美院院长潘公凯亲自题写展标。

        2013年4月,于杭州图书馆佛学分馆举办《云起时·欢喜与想念——徐戎书法大展》。

        2014年4月,大瀚画廊·台湾积禅艺术中心举办《静隐臻观·徐戎书法展》。

        2014年6月,于大运河畔京杭上院艺廊举办《徐戎书法公益个展》,助力京杭大运河申遗。

        2015年4月21日,杭州《水木年华·徐戎茶语系列作品展》。

        2016年1月1日,杭州良渚文化艺术中心《诗意栖居·42重欢喜》徐戎书法展。

        2014年6月,徐戎被当前最权威的 “AAC艺术中国·年度影响力”评选为“AAC艺术中国(2014)月度观察报告之艺术家(书法类)”。1999年始,徐戎作品被做外交礼品赠美国中小企业管理局、州政府,英国议会、奥地利、瑞士、澳大利亚议会、巴黎议政厅、德国议员等收藏。2015年6月,徐戎作品被全球最大的电信公司—日本电报电话公司(NTT)收藏。


        责任编辑:静愚
      More.. 名人堂
        More.. 艺术展览
        •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meishujia.cn,All right
        • 业务部:北京市西城区天桥北里4号楼 -5单元-304室
        • 邮编:100069
        • 电话:1326187886913366838869
        • 技术部: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
        • 邮编:100052
        • 电话:18611689969
        • 热线:服务QQ:529512899电子邮箱:fuwu@meishujia.cnbeijing@meishujia.cn